可信组件

版权所有:泉州市食品行业协会   闽ICP备14011719号  
地址:泉州市温陵路148号原粮食局7楼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泉州

关注公众号

最新热点

我国首次分离得到新乳杆菌 助推益生菌食品升级
多元化 健康化 高值化 乳制品渗透物粉应用不断拓展
消费年均增速达15% 国产咖啡香味渐浓
中消协发布二〇二〇年十大消费维权舆情热点 “云上”消费维权较为突出
开启新征程,提高食品行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

零售业向"满足需求"与"更有温度"快速发展

  近日,由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主办的中国零售领袖峰会2020年会在上海召开。企业家代表聚焦线上线下的竞争与融合,共同探讨零售产业的未来发展之路。

需求思维带来的“新菜篮子”

  与会嘉宾认为,面对疫情之后消费环境和消费行为的变化,以及在双循环的经济形势之下,作为服务于消费者“菜篮子”的商超企业面临新挑战。

  在由上海连锁经营研究所所长顾国建主持的“新菜篮子——从供应链到餐桌”的论坛环节中,北京超市发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燕川谈到,消费者对食品安全与健康的要求更高,其生活方式和生活理念发生变化,许多中老年人开始接受并认可预包装的生鲜商品,这意味着传统商超需从包装和商品健康属性提升,成为满足居民一日三餐食材的“新菜篮子”。

  美菜网创始人兼CEO刘传军认为,零售的核心逻辑在于“替用户选品”,每一个门店的面积是有限的,只能陈列有限的SKU,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但是每个月都要去汰换“,但现在开始有需求驱动了,消费者需求要什么我们就要卖什么。”因此,美菜也在今年年初开放供应链,把核心品抽离出来,开始服务零售业。

  伊藤中国投资公司总代表黄亚美通过分析今年顾客的购买趋势和购买数据,谈及对“新菜篮子”的理解。首先,消费结构方面,“新菜蓝子”由地域性的变成全域性甚至全球性的,口味也从区域型、全域型到国际化。消费理念方面,从吃得饱、吃得好,到吃得健康、吃得便利、吃得幸福,充分体现了居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消费方式方面,消费者用于菜篮子的金钱、时间和空间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而高质量和新的生活方式,也推动着食品产业的升级。“新菜篮子”也朝着一种全新的、高端化的消费场景升级。

  安徽生鲜传奇商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卫也表示,从世界来看,菜篮子主要是通过工业的形式,把生鲜制品标准化、工业化,在中国,生鲜传奇、盒马等企业走的就是这条路。“归根到底,中国的生鲜超市,未来一定是做制造型零售。”

  有嘉宾表示,所谓新旧,不过是表象,关键要看深层次发生了什么变化。家家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培桓认为,新菜篮子和旧菜篮子差异在于,旧菜篮子从本质上讲是一个供给思维,它以生产者为主;新菜篮子则是一个需求思维,是消费者的需求拉动着这个市场。“因此,这就需要我们的经营思维进行很大的变革。”王培桓表示,不管旧菜篮子、新菜篮子,最合适的东西,还是不忘初心,这个初心就是消费者对于健康、便利、实惠的需求。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刘向东也表示,新旧篮子,既是物理层次和底层逻辑的新和旧,更是商业资本的所谓的效率问题。比如美菜网,是商业资本加产业资本的结合。“未来的竞争对手,不是在商业资本有多大的效率,更重要的是,商业资本加产业资本的共同效率来促进,共同面对我们的消费者。”刘向东表示。

挑战与机遇并存的社区深耕

  谈到零售业,社区商业是绕不开的话题。在奥乐齐(ALDI)中国区主席陈有钢看来,社区零售从大卖场转化到了小超市,整个社区零售的竞争模式发生了很大变化。“人的力量和技术的力量结合在一起,是最可怕的。”陈有钢认为,社区零售不好做,过去仅仅是与人竞争,现在,人的优势和普惠性技术上的优势结合起来,这给传统连锁企业带来了很多新的挑战。在东莞市糖酒集团美宜佳便利店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国衡看来,中国地域广阔,不同区域都存在着机会,社区商业内容丰富。当前大家关注更多的还是一二线城市的社区商业,但三四五线城市的社区商业需求也很大。实体零售业做社区商业服务有其天然优势,因为有实体店做背书,也有品牌做背书,再加上线上线下的融合,满足社区服务的条件。但要实现社区服务的落地,挑战很大。“社区服务不只是有内容,更重要的是有温度。中国夫妻店600万个,为什么生命力那么强?其中有两个重要的原因,第一,管理成本低,第二,有温度,它服务的人都是熟人。但是真正让实体店的‘有温度’,挑战非常大。”

  谈到深耕社区,在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余惠勇看来,社区团购很有可能带来一次零售业的大变局。“今天社区团购的兴起,生鲜这最后一个堡垒,有可能被攻克。”余惠勇认为,都说商业的根本价值在于多快好省,但“多”和“快”可能不是一个本质需求,“好”和“省”是永恒的。在余惠勇看来,当前生鲜的商业结构分成两类,一个是现在主流的快速达。而社区团购则是通过放弃“即时达”,在结构上带来刚性的“省”。它利用了两大社会资源,一个是已有的街边店、便利店的资源,一个则是人力资源——“宝妈”群体,从而从结构上带来成本优势。现有模式的改进或是新需求就是次日达。社区团购有两个特点,一个是线上入口,一个是轻资产,这两者结合有可能形成巨头。“如果这里面一旦谁成为巨头,会反过头来把最大流量抓在手上。谁落后谁的地位就有可能在这一轮里发生改变。但无论如何都是回归到商业的根本。”

  罗森(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三宅示修则坦诚,从日本的角度来考虑,社区这个概念是比较难以理解的。便利店在开店的时候,一般不会特别重根据社区这一概念去开店,更多考虑商圈、客群等维度。但疫情的发生,让便利店开始思考如何定义社区,是将它定义为“住宅绿地”,还是“商圈”。消费者注重生鲜商品的新鲜度和价格,以及品类是否丰富。但便利店还需要关注费用、单价、废弃等。三宅示修表示,从便利店的客群来看,在中国市场,没有多少老年客群,“但是在日本,老人家已经是便利店的一个主要客群。这是便利店今后的一个上升空间。”

  联华超市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涛认为,社区生鲜超市这六个字的排序,首先是社区,第二是超市,第三才是真正的生鲜。当强调生鲜的时候,要满足一日三餐,生鲜的品类要丰富。但是社区里面,不是只有吃这个场景,还有社区功能的丰富。社区生鲜超市不仅要满足社区一些最基本的功能,还要思考社区的服务功能,满足大家的日常需求。在谈到数字化时,徐涛强调,今天需要数字化的社区门店,但是还需要有人情味的、有烟火气的业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