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信组件

版权所有:泉州市食品行业协会   闽ICP备14011719号  
地址:泉州市温陵路148号原粮食局7楼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泉州

关注公众号

最新热点

国家知识产权局开展地标保护资源普查工作
提升产业竞争力 推动区域高质量发展 福建召开专利与标准融合机制创新试点推进会
尝鲜“国潮”,盼盼、乐隆隆等本土食品企业纷纷搭上这股国潮风
友臣食品闪耀“食业奥斯卡”颁奖盛典,领航“肉松+”时代!
关于建立泉州市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服务专家团和征集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服务专家的通知

消费升级助力,新水产渐成“食”尚

  中国是一个水产品生产大国,同时又是水产品消费大国。过去,我国居民对水产品的消费以初级产品为主,但随着收入水平提高,消费升级驱动,经过进一步加工的水产品受到消费者青睐。再加上电商、新零售等新兴渠道不断涌现,也加速了水产品渗透到C端。这两年,滑类、烤鳗等创新型水产品,由餐饮店逐渐走向家庭,变得更加平民化,释放出新的发展活力。

品类丰富、渠道拓宽,滑类再次爆发

 

image.png

  天气越来越冷,火锅越来越火,火锅食材也越来越热。近日,国联水产推出冬日火锅好物,将火锅C位颁给了爽口鲜滑的虾滑。

  今年,海底捞里的一款网红美食也与虾滑有关,那就是咸蛋黄虾滑!此外,据业内人士透露,2020年海那边虾滑销量达到8个亿!

  生产企业的热推、网红美食的拉动,让火锅食材中的经典产品——滑类,再次爆发出新活力。

  吕翠平/文

 

特点——区域性明显,北海、湛江是两大生产基地

  王经理在水产行业从业20多年,目前就职于北海市海庆兄弟水产有限公司。他曾经参与鲜美来第一条虾滑生产线的研发,可以说见证了我国滑类行业发展的整个过程。

  他认为,国内的水产行业可以分为四个阶段:一、水产捕捞后直接售卖;二、简单的粗加工,比如把虾做成虾仁、把带鱼切割成带鱼段;三、对水产原料进一步加工,比如将虾仁做成虾滑;四、对水产进行精深加工,比如做成鱼片,搭配底料等售卖,消费者购买后,直接加热食用。

  当前,我国水产行业处于第三阶段到第四阶段的过渡时期。

  他回忆说,滑类在诞生之初,就是围绕火锅这种消费业态研发的。“虾滑是从澳门引进来的。在澳门是以虾球的形式出现,到了内地,结合火锅这种餐饮业态才调整成虾滑。”

  因为对原料的依赖度高,目前,我国生产虾滑的企业主要集中在北海和湛江。“北海应该有20多家滑类生产企业,湛江也有多家。”王经理说。

  曾宝珍是河南海味尔食品有限公司(简称“海味尔”)创始人。他们公司在湛江就建有一个生产基地,“湛江号称‘中国对虾之都’,是全国最大的对虾生产基地之一,所以当地的滑类生产企业比较多。”

新变——创新产品不断涌现,家庭渠道与小吃店日渐发力

  提到滑类,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虾滑,其实滑类产品线一直在不断丰富。

  2006年已开始做虾滑的海味尔,经历了产品从单一到多元的过程。“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仅虾滑一个单品,1.5公斤的规格,因为主要针对的是餐饮客户。后来又陆续增加了黑墨鱼滑、白墨鱼滑等多款鱼滑产品,以及150克、500克等多个规格。”曾宝珍说。

  在滑类产品不断丰富的时候,以滑为原料的创新产品,这两年不断涌现,进一步促进了滑类市场的发展。

  比如,今年海底捞的网红单品——咸蛋黄虾滑,将咸蛋黄这一网红口味与传统虾滑结合,既满足了传统消费者对于虾滑的需求,又满足了年轻消费群体猎奇的心态。

  此外,还有企业将虾滑与火龙果结合,推出火龙果虾滑,不仅好吃还好看,受到很多年轻消费群体,尤其是女性消费者的追捧。

  “像这种网红产品,从销量来说,肯定不如传统虾滑,但是这些创新赋予了虾滑新的生命力。”王经理认为。

  滑类产品的渠道也在不断拓宽,曾经仅能在火锅店吃到,现在也畅销家庭渠道。

  “鲜美来一直在做小包装产品,通过超市等渠道进入家庭。最近几年来,随着新渠道的拓展,滑类在家庭渠道销量增长很快。”曾宝珍口中的“新渠道”,一方面是以淘宝、京东为代表的传统电商平台,另一方面是指近两年,快速崛起的社区团购等新零售平台。

  “今年疫情期间,消费者不能外出就餐,在家吃火锅的频率增高,滑类在家庭的消费量也增长特别快。”她认为这种消费习惯,疫情后还可能会延续。海味尔也在探索家庭渠道,不过当前量较小,餐饮仍是主力渠道。

  王经理认为,疫情对滑类进入家庭有积极推动作用,不过新兴渠道的崛起也会导致竞争更加激烈。

  “B端客户相对专业,知道什么是好产品,它们一旦与某个品质稳定的供应商建立合作,很少会轻易更换。但是家庭消费者不懂,他们更关注价格。社区团购选品时也是这个导向。滑类在这一渠道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

  除了进入家庭外,虾滑也正在从火锅食材变身休闲小吃,这对滑类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这两年很火的斯润普、比呐食、阿君等,都将虾滑作为休闲小吃打造,将店开在商业街等位置,很受消费者欢迎。”曾宝珍介绍,海味尔与多家这样的小吃店建立了合作关系。

产业——大品牌拼品质、小品牌拼价格,滑类进入洗牌期

  王经理介绍,尽管当前很多消费者对滑类品牌不熟悉,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头部品牌已经出现,“鲜美来、海庆兄弟都算是销量和口碑比较好的”。曾宝珍补充说,玖嘉久和海味尔排名也比较靠前。

  在头部企业已经明朗的情况下,众多中小品牌也在分割市场。

  “据我了解,行业内做虾滑的企业应该有300多家,其中20多家在北海,湛江也有一些,其他地方也有一些。”王经理说。

  不过,曾宝珍表示,虾滑行业有个特别之处:大品牌之间不拼价格拼品质,小企业则拼价格。

  她解释说,滑类是一个“真材实料”的行业,大企业之间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优质滑的虾含量要在95%以上。因为很少有添加物,滑类对原料的依赖度就特别高。好原料价格必然高。如果降价销售,没有企业能承受得住。所以,大企业之间虾滑的品质和价格基本不会差太多。

  但滑类又是一个技术含量很低的行业,只要有原料基本就能生产,因此行业内也有了众多中小企业甚至小微企业。这些后来者资金实力不足,又没有品牌做支撑,为了抢占市场只能打价格战。

  “滑类已经是一片红海了,洗牌正在进行中。那些跟风生产的企业,必然会被市场淘汰。”王经理说。 

(据冷冻食品)

 

 

2  获大佬团宠,鳗鱼要当国民美食?

image.png

 

  资料显示,中国鳗鱼养殖总产量位居世界第一,约占世界总产量的70%,主要用于出口,国内消费量较小。

  不过近几年来,随着国际国内市场的变化,不少鳗鱼企业开始转变思路,大力开拓内需市场。那么,鳗鱼这个昔日的“出口王”,能成为“内需大鳄”吗?

本报记者  刘圣蓉/文

关注——动作频频,大佬们剑指国内鳗鱼市场

  对于不少国人来讲,鳗鱼是个比较陌生的事物。不过在日本、韩国、美国以及欧盟等国家和地区,鳗鱼的消费市场已经很成熟。

  尤其是日本,每年都有鳗鱼节;传统的鳗鱼料理就有十几种,包括鳗鱼三明治、鳗鱼米饭团、拍鱼肉等。其中,蒲烧是最具代表性的吃法,将烤好的鳗鱼放在热气腾腾的米饭上,浇上汁就是鳗鱼盖浇饭。

  多年来,以广东、福建为代表的鳗鱼企业,均将出口作为主营业务。不过这一外销为主的模式,正在快速发生变化。

  2020年5月,天马科技旗下全资子公司福建天马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马食品”)与三全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双方将在原料供应等方面进行深度的业务合作。据了解,天马食品拥有成熟食品产业链,开发有“鳗鲡堂”等多个食品品牌,涉及鳗鱼全系列产品等。

  鳗鱼产业链企业携手国内速冻食品龙头,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天马食品方面表示,有利于双方在高端产品的生产研发、产品结构优化,完善优质中高端食品品牌建设,扩大双方产品的市场覆盖。

  尽管三全食品方面并未公开表示与天马食品的合作内容,但多位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今年三全食品携手7-11开拓便利店业务,必然会带动三全鲜食的快速发展。“鲜食中用到鳗鱼的地方很多,比如鳗鱼便当、鳗鱼三明治。”

  9月23日,首届中华鳗鱼节暨“鳗范”地域品牌揭牌仪式在福建省福清市开幕,由福建省福清市人民政府、阿里巴巴聚划算、天马科技集团主办。会上,天马科技董事长陈庆堂明确表示,要打造中国的鳗鱼品牌。

  同样在9月份,以蒲烧鳗起家的台资企业——屏荣食品,在广东顺德企业总部召开“屏荣鳗鱼事业启动”动员大会。屏荣食品总经理吴荣浩表示,屏荣食品成立于1970年,屏荣蒲烧鳗是屏荣食品美味阵营第一个主打品牌,主要出口日本、欧美、中东等地区。今年是企业成立50周年,重启屏荣中国大陆鳗鱼事业势在必行。

调查——为何看中它?原料稳定、国内市场成熟是原因

  对于长期定位出口的产品而言,转向内地市场,往往是多重因素作用的结果。烤鳗也是如此。

  商务部中国出口月度统计报告(烤鳗)显示,2019年1—12月,中国出口烤鳗数量为39206.5吨,同比增长0.5%,金额为83314.8万美元,同比下降9.4%,平均单价为21250.2美元/吨,同比下降9.8%。出口数量微增,但价格却明显下降。

  今年以来的新冠疫情,对于烤鳗出口业务的影响就特别明显。1—3月,中国出口烤鳗数量同比下降24.8%,金额同比下降29.9%,平均单价同比下降6.7%。

  此外,原料稳定、国内消费升级、消费多元化等,都促使鳗鱼企业开始重新审视内需市场的潜力。

  作为老牌鳗鱼企业,屏荣食品对国际国内市场的感受颇有代表性。据了解,屏荣食品创始人吴水成是台湾养鳗事业先驱,由养殖起步、活鳗外销,后转型为白烧鳗制作及蒲烧鳗的加工制造。

  1994年,屏荣食品到大陆建厂,鳗鱼依然是其主营业务,2003年曾做到国内市场蒲烧鳗销量第一。“当时屏荣蒲烧鳗外销占比70%,内销占30%。”屏荣食品鳗鱼事业部相关负责人回忆道,“早期大陆烤鳗,80%以上是台资企业做的,现在绝大部分是大陆企业做。”

  不过没过多久,屏荣食品就停止了在大陆的鳗鱼产业。至于原因,上述负责人分析:一是原料短缺,鳗鱼苗人工无法培育,只能野外捕获,差不多是靠天吃饭的产业,那几年鳗苗少,鳗鱼产量低,单价贵;二是鳗鱼属于相对较高端的消费,当时国内消费升级还达不到相应的水平,市场不够大。选择今年重启该项目,原料稳定以及国内市场渐成熟是重要原因。

  “消费升级、需求多元化,国内消费者对鳗鱼都比较接受。”广东某鳗鱼企业负责人介绍,“其实国内市场一直都在努力做,2009年顺德就被评为‘中国鳗鱼之乡’,每年都开中国鳗鱼美食文化节。现在国内机会更多了。”

探讨——从“出口王”到国民美食,鳗鱼要过几道关?

  那么,开拓国内鳗鱼市场,有哪些困难与机遇?

  在屏荣食品上述负责人看来,鳗鱼从养殖到加工专业化程度较高,需要专业的人来做。此外,相较而言,鳗鱼的通路窄,消费者不熟悉,普及程度较低,开拓国内市场是个长期的过程。

  一位资深从业者介绍,目前鳗鱼均价在130-140元/公斤。“鳗鱼历来被当作滋补圣品,在高端市场需求比较稳定。目前市场差不多是两极分化,高端和低端的都有,反而是中档的销量少。”

  据了解,就目前国内的鳗鱼市场而言,主要包括几个通路:一是高档、精品店类商超,一直都有鳗鱼售卖;二是日料店、韩国料理店等餐饮,是鳗鱼的主要通路;三是专门的小寿司店、以鳗鱼作为招牌的新式餐饮店等;四是社区团购等各类线上线下零售通路。

  “现在每一种通路的销量都在快速增长。比如今年11月入围天猫新锐品牌的‘尤小鳗’,累计销售就有50000+件。”上述资深从业者说,“便利店的鳗鱼饭团、日料店的鳗鱼产品,消费群体都在壮大;中餐馆里做菜用量也很大。”

  在国内市场,天马食品针对广大年轻消费群体,创造鳗鱼新的消费场景,提出“吃鳗鱼不必去日料店,在家和办公室也能吃到好鳗鱼”。首届中华鳗鱼节上,天马科技与阿里巴巴聚划算平台合作,提倡让国人以“好吃不贵”的价格吃上中国鳗鱼产品。

  在屏荣食品的规划中,除了餐饮、线上、零售等通路,还将重点发力高档鳗鱼礼盒市场,突破季节性。此外,利用数十年的研发优势,开发出更多适合国内市场的产品。

  鳗鱼从“出口王”到国民美食,正在探索多条路子。

(据冷冻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