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信组件

版权所有:泉州市食品行业协会   闽ICP备14011719号  
地址:泉州市温陵路148号原粮食局7楼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泉州

关注公众号

最新热点

金冠食品:定位为中国休闲甜点专家 推动品牌再造工程
顺德堂老醋:传统工艺酿造,时间沉淀香醇
晋江23家企业入选这份省级名单,已累计入库173家
陈志腾与他的糖果梦工厂——好邻居、糖果先生MR.CANDY
200亿达利创新绝杀的“帽子戏法”:达利在创新上的经验与心得来了

行业大集中度低 调味品企业如何掘金市场

  别看调味品大多小小一份,实际上,这“舌尖上的市场”可不小。卖酱油、醋、味精、榨菜、酵母的企业2020年前三季度都交出了好成绩。“卖酱油”的海天味业市值一度超6500亿元;“2元一袋”的涪陵榨菜净利润超6亿元;主打“零添加”的千禾味业再扩产61万吨调味品生产线;酵母界的龙头安琪酵母营收达约64亿元……未来,这些调味品行业的新老选手将如何抢占千亿元市场?还能继续“顺风顺水”吗?

image.png

行业很大但较为分散

  油、盐、酱、醋等是老百姓“衣食住行”中最基本的刚性需求,这不仅保证了我国调味品行业的巨大市场,同时,随着餐饮、食品加工业的发展以及家庭端的消费升级,调味品市场规模正进一步扩大,有数据预计,目前市场规模已增长至4000亿元。

  从去年前三季度的业绩来看,海天味业营业收入达170.9亿元,同比增加15.3%;归母净利润45.7亿元,同比增加19.2%。其中酱油收入超过97亿元,约占整体营业收入的57%。不仅如此,去年9月,海天味业还曾以超6500亿元的市值成为股市亮眼的“明星”。

  除海天味业外,其他卖酱油的相关企业也收获满满。以“零添加”吸引消费者的千禾味业前三季度净利润约2.4亿元,同比增长63.67%。此外,千禾味业还将扩大产能,根据财报,其正在建设年产25万吨酿造酱油项目的二期和年产36万吨调味品项目。中炬高新旗下的美味鲜酱油产品前三季度收入超23亿元,同比增长9.39%。

  去年前三季度,其他调味品在赚钱能力上也不容小觑。其中,恒顺醋业实现营业收入14.46亿元,醋的营业收入占到整体营业收入的62.38%。安琪酵母营业收入约64.26亿元,酵母的营业收入占整体营业收入的76.8%。“2元一袋”的榨菜也颇为“吸金”,涪陵榨菜营业收入达17.98亿元,同比增长12.09%;净利润为6.14亿元,同比增长18.47%。

  市场虽很大,但当下调味品行业集中度仍然较低。中国调味品协会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涉及“调味品”的企业与个体工商户共有73万家,在业/存续40万家,制造业37000余家,有许可证的11200家。其中,2019年百强企业生产总量为1428.9万吨,销售收入为1051.1亿元。14家调味品行业上市企业2019年总营收为651.08亿元,同比增长率为15.46%。利润总额为141.78亿元,同比增长11.73%;净利润为122.81亿元,同比增长11.27%。

  若再具体细分,调味品市场中酱油占了绝对的市场份额。据国海证券研报分析,2018年我国调味品市场消费结构中,酱油、醋市场份额位列前二,占比分别是60%、21%,其余调味品未出现超过10%占比的大类。

  但酱油行业中,目前仅出现了海天味业、中炬高新为代表的海天酱油、厨邦酱油等龙头品牌,两大酱油龙头在酱油市场的市占率也不足30%,尚不及日本市场的单一品牌龟甲万的市占率。

头部企业扩产能拓产品

  在大行业小企业的背景下,调味品行业头部企业,也在加大力度开拓新市场,有关分析也指出,未来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得到提升。

  头豹研究院分析报告指出,未来生产成本管控、原材料价格控制以及新品研发等多方面的竞争优势将愈发明显。在生产端,海天味业、中炬高新等知名调味品品牌旗下拥有多条调味品生产线,覆盖酱油、味精等多种调味品,规模效应显著……未来,渠道、客户、品牌推广等资源或将持续向龙头企业倾斜。

  实际上,近几年来,行业龙头均在加大产能建设,通过产能跑马圈地,产品高端化、功能化研发,智能制造布局等抢先确立竞争优势。

  以中炬高新为例,该公司多年来致力于提升产能。西南证券研报指出,预计到2022年,中炬高新酱油产能合计可达到81.37万吨,叠加耗油、食用油等合计产能将达到近150万吨。

  不过,对于中炬高新而言,由于产品认可度高,基地的酱油等产品已为饱和生产状态,产能不足成为遏制企业进一步发展壮大的瓶颈,亟须解决。其此前也提出新的厂区技术升级改造扩产计划,拟通过中山基地及阳西基地的共同发力,确保旗下美味鲜公司产能在5年内达到100万吨以上,为冲刺营业收入达到100亿元提供产能保障。

  另一方面,头部企业还在拓充产品矩阵。以海天酱油为例,有研报指出,其酱油品类囊括了高端、经典、健康与鲜味等多个系列,为消费者提供多种选择。

  中炬高新通过旗下美味鲜公司主要生产销售酱油、鸡精鸡粉、食用油等;近年来,在蚝油、料酒、米醋、酱类等系列新产品发展势头迅猛,多品类发展格局正逐步形成。

  与此同时,包括酱油在内的调味品品类增多、功能提升等,也给行业带来了提价空间,特别是在零售端。有分析指出,我国调味品平均价格相较其他国家和地区尚处于较低水平,仍有较高的上升空间,提价是调味品行业增长的重要动力。

  产能的增长,需要市场销售的消化。调味品的终端需求主要分为餐饮渠道、零售渠道和食品工业渠道,分别占比45%、30%,25%。在各个渠道上,以往有所不足的企业,均在发力补齐短板。

  中炬高新此前80%以上的酱油销售用于家庭消费,但近两年来,其加大餐饮市场的开拓力度,餐饮渠道的消费比例正在逐步提升,目前家庭占比减少至70%左右。

  国海证券指出,基于调味品行业在家庭端和餐饮端的需求稳定,家庭端受益消费升级带来调味品量价齐升,餐饮业的发展则促进调味品的放量和多元化创新发展,行业增长动力较强。

未来或难调价

  但从业绩上看,“增收不增利”或是调味品相关企业面临的一大问题,涪陵榨菜去年第三季度净利润仅增长3.01%。这或许也说明,对调味品企业来说,业绩或主要靠销量拉动,在价格上难有动作。根据海天味业财报,2017年至2018年其酱油单价同比分别增长5.5%、0.93%,去年海天味业相关负责人公开表示未有提价的计划。

  调味品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也同样充满“不稳定性”。去年10月,涪陵榨菜的市值单日最高蒸发近39亿元;去年9月,海天味业的市值较巅峰时期的6500亿元下跌了约28.8%。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酱油等调味品市场已经看到天花板,相关企业的高估值预计支撑不了太久。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作为百姓餐桌的必备品,已经上架销售的调味品调价幅度确实有限。但是相关企业会利用包装和品质来区分产品的价格段位,从而实现利润空间的提升。”

  此外,消费者更倾向于选择高知名度的调味品,这也挤占了调味品赛道新选手们的生存空间。根据艾媒咨询数据,去年调味品市场中,头部百家企业占据30%—40%的市场份额。“消费者更偏向选择市场品誉度高的调味品,尾部企业或需加大品牌建设力度。”张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