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信组件

版权所有:泉州市食品行业协会   闽ICP备14011719号  
地址:泉州市温陵路148号原粮食局7楼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泉州

关注公众号

最新热点

达利食品:公益领域的“长跑者”
恒立食品:借助“熊仔”深耕儿童休闲零食
福建万里香食品——“永不言胜、进无止境”
燕京惠泉啤酒公司荣获福建省工业龙头培育企业
同为无糖饮料的元气森林火了,早10年上市的东方树叶为何错失机会?

食品“零添加”标注泛滥 满足消费需求还是恐慌式营销?

  近期,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工商大学校长孙宝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部分公众对食品添加剂仍有误解,企业不能以“零添加”作为吸引消费者的噱头。

  新京报记者走访市场发现,目前“零添加”标注在包装食品中并不少见,不同企业、不同产品对“零添加”的定义也各不相同。宣称“零添加”“不添加”或暗示食品添加剂有害,已成为不少新兴品牌的营销手法。

  据食品企业介绍,“零添加”是一种市场趋势,是商家对细分市场的争夺。如果企业尤其是新品牌不进行标注,往往会处于竞争劣势。但在一些专家看来,“零添加”标注顺应了消费需求,但其背后的恐慌式营销及对一些食品添加剂的污名化暗示值得注意。这也是《食品标识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要给“零添加”标注戴上紧箍咒的原因。

  标注“零添加”成风潮

  在3月17日由沃尔玛食品安全协作中心“两会食安对话”活动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工商大学校长孙宝国表示,我国居民对食品添加剂的科学认知水平较十年前已有所提升,但一些误解仍未消除,如将添加剂与食品添加剂等同、认为天然食品比人工合成的要好等,并建议企业不应以“零添加”作为吸引消费者的噱头。

  新京报记者走访市场发现,从乳制品、饮料、火腿肠,再到调味品、食用油等,预包装食品标注“零添加”“不添加”已成风,但不同企业对其定义不尽相同。如卡士双倍蛋白风味发酵乳包装标称“0添加食品添加剂”;千禾零添加醋的“0添加”指的是在生产过程中不添加酒精、山梨酸钾、防腐剂苯甲酸钠等;太太乐原味鲜头道酱油的“0添加”指不使用防腐剂和甜味剂;海天零添加头道酱油标注的是“0%添加味精和防腐剂”;金锣王中王特级火腿肠包装上则标称“不添加甜味剂”“不添加合成着色剂”。

  此外,宣称“零添加”“不添加”或暗示食品添加剂有害,已成为不少新兴品牌的惯用营销手法。如在产品页面,网红酸奶品牌乐纯曾宣称“拒绝化学添加剂”。近期拿下过亿融资的婴儿食品品牌宝宝馋了,也将“添加剂,我不爱”作为卖点,并称“符合婴辅标准的产品也不一定好”,只因国标也允许使用食品添加剂。

  越来越多的“零添加”标注问题,已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2020年7月,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修改后的《食品标识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规定,对于食品中不含有或未使用的物质,食品标识不得标注“不添加”“零添加”“不含有”或类似字样予以强调。尽管管理办法目前尚未出台,但在部分食品企业看来,征求意见稿一定程度上暗示了未来监管方向。

  难以逃脱的“市场氛围”

  “公众普遍心态是食品添加剂越少越好。”据孙宝国了解,目前全世界食品添加剂种类已超过1万,美国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环保局登记许可的食品添加剂也达到上万种。相比之下,我国现有食品添加剂仅2000多种,且每年获准使用的新添加剂种类仅十余种左右,审批速度较慢,很大原因是考虑到公众对食品添加剂的心理承受能力和接受能力。

  一位大型乳企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零添加”酸奶是一种趋势,更容易被消费者接受,也是商家对细分市场的争夺,“尤其对一些新品牌来说,没有这种营销可能无法占领市场,所以就采用了非常规手段”。

  “大家都这么做,我们不做就会处于竞争劣势。即便我们不想在产品上标,经销商和渠道也会提醒我们把卖点标出来,目前就是这种市场氛围。”对于为何会在酸奶产品上标注“无添加蔗糖”,华北地区一家乳企负责人李先生对新京报记者解释称。

  近几年,低温酸奶行业涌现出卡士、乐纯、简爱、元气森林等网红品牌,而“无添加”、高蛋白成为这些品牌重点布局的两大品类。在这种行业背景下,作为2020年新成立的一家乳品公司,上述华北乳企的产品卖点自然落在“无添加”上。

  不久前,该公司想在一款酸奶新品中加入食用明胶成分,但考虑到目前的竞争环境和消费者“对食品添加剂过度紧张”,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其实食用明胶是从动物骨骼中提取的,是一种天然增稠剂,但一些商家对食品添加剂问题确实在向消费者做夸大教育,我们也没有办法。”

  事实上,为迎合市场需求而做出战略调整的,远不止下游食品企业。作为主营香精与食品配料研发与销售的A股上市公司,华宝香精股份有限公司曾在2019年财报中表示,随着下游食品制造业进入结构转换期,下游产品更新迭代速度加快,对上游食品用香精企业的研发能力带来了新的考验。目前,华宝股份重点拓展的正是天然食品香精、健康食品配料业务。

  专家谴责恐慌式营销

  在是否有必要禁止企业标注“零添加”的问题上,业内也存在意见分歧。

  曾推动餐饮业禁用亚硝酸盐的原国家粮食局标准质量中心高级工程师谢华民认为,《食品标识监督管理办法》尚未出台,企业在产品上标注“零添加”并不违法。而全面禁止标注“零添加”,相当于剥夺了消费者直接了解食品成分的权利。在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法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都未禁止企业宣称不含食品添加剂。

  而在中华预防医学会健康传播分会常委、科信食品与健康信息交流中心主任钟凯看来,商家在产品标注“零添加”的驱动力是满足消费者需求。“顺应消费需求无可厚非,但利用消费心理刻意制造恐慌是需要谴责的。”

  钟凯认为,《食品标识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禁止“零添加”标注,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零添加”言外之意是不添加比添加更好,这其实是一种恐慌式营销;二是市场上有大量的“零添加”宣称是“扯淡的”,比如一些植物性产品宣称零胆固醇,实际上植物本身就不含有胆固醇;宣称“0蔗糖”,实际可能加了葡萄糖浆或蜂蜜等别的糖类。企业如此宣称,对胆固醇、蔗糖污名化了,对消费者是误导。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目前一些产品已转换了“零添加”的表述方式。如光明如实酸奶包装将“无添加·发酵乳”改为“纯净·发酵乳”,在另一款产品上标注的是“清洁配方”;蒙牛冠益乳包装上标称的是“简配方”;简爱父爱配方酸奶的标注则为“生牛乳、乳清蛋白粉、乳酸菌,其他没了”。

  对食品添加剂的安全性问题,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汪之顼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既不用添加剂又能把食品做好,当然是好事,但任何一种食品添加剂在适用范围内使用都是没有问题的。”孙宝国也认为,一些商家或消费者追求配料表简洁化,但食品品质的好坏跟配料表中所列的成分多少没有必然联系。

  另据钟凯了解,我国获准使用的食品添加剂名单在不断更新,GB2760《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也已经历数次修订。对一种食品添加剂进行重新评估一般有两种原因,一是在安全性上有新的证据发现,需要重新评估;二是食品消费结构发生变化,当一种食物消费量由少变多时,要考虑其中某种食品添加剂累积之后会不会超过安全限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