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信组件

版权所有:泉州市食品行业协会   闽ICP备14011719号  
地址:泉州市温陵路148号原粮食局7楼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泉州

关注公众号

最新热点

鸿业纸品:抓管理 提效益 促发展
福建省泉州趣能科技辐照灭菌中心正式投入运营
渠道为王时代,零食企业迎来中场战事
品牌如何打造自己的超级文化符号?
回望健康食品2021:真伪需求碰撞,原料潜力爆发,健康焦虑吃出下一个万亿市场

根治“二选一”等不正当竞争行为 反垄断重锤开启平台经济发展新篇

  不久前,阿里巴巴被开出182亿元天价罚单,这张罚单开启了反垄断新篇章。律师表示,反垄断方面的监管正在进入常态化,作为互联网龙头企业,商业模式中的垄断惯性需要改变,互联网巨头正在面临一轮新的监管风暴。

  在餐饮行业,互联网外卖平台通过与传统餐饮业的深度融合,在带动就业、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同时,极大地促进了我国餐饮业发展。然而,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头部外卖平台一方面要应对新出现的技术创新对其行业地位的冲击,另一方面还要制定相应竞争策略与同类平台争夺用户,以“二选一”为表现的独家交易是互联网外卖平台常用的竞争策略之一。罚单落地,自查开启。2020年,国家鲜明释放了无论线上线下都不能成为“反垄断法外之地”的强烈信号,平台经济迎来反垄断元年。2021年,“强监管期”下的反垄断工作将如何展开?

  强迫“二选一”将受重罚

  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会同中央网信办、国家税务总局召开互联网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会议要求各平台企业在一个月内全面自检自查。整改期后再发现有平台企业强迫实施“二选一”等违法行为,一律依法从重从严处罚。

  会议指出,强迫实施“二选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掐尖并购”、烧钱抢占“社区团购”市场、实施“大数据杀熟”、漠视假冒伪劣、信息泄露以及实施涉税违法行为等问题必须严肃整治。其中,强迫实施“二选一”问题尤为突出,是平台经济领域资本任性、无序扩张的突出反映,是对市场竞争秩序的公然践踏和破坏。强迫实施“二选一”行为限制市场竞争,遏制创新发展,损害平台内经营者和消费者利益,危害极大,必须坚决根治。

  “二选一”是指禁止平台内商家在其他竞争性平台开店或参加促销活动。今年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制定发布《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明确“二选一”可能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定交易行为。“指南首次将‘二选一’这三个字写进法律法规里面,明确有市场支配地位、无正当理由的‘二选一’就是违法行为。这是有突破和指向性的。”斐石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周照峰说。

  以外卖平台为例,4月12日,上海市市场监管局通报,依法对互联网餐饮外送平台上海食派士实施“二选一”垄断行为作出行政处罚,该公司被处以116.86万元罚款。

  据悉,食派士实施“二选一”的手段包括,与所有合作餐厅商户签订含有“排他性送餐权条款”规定的合作协议,并通过制定实施“独家送餐权计划”等形式,要求合作餐厅商户立即停止与其他竞争对手平台合作,否则从食派士平台下架该商户。

  除食派士平台,因在签订协议时要求商户“二选一”,外卖平台美团、饿了么分别受到法院判赔。其中,美团被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赔偿饿了么经济损失35.2万元,这是反不正当竞争法首次适用于外卖领域;随后,饿了么也被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赔偿美团8万元。

  外卖平台佣金高,收费不合理现象一直被行业诟病。“我认为反垄断是一个鼓励有序、有效竞争,有效调配资源的手段,对于餐饮业来讲,外卖平台的确在过去几年存在收费较高的现象,给行业带来困扰。”合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洪明基说,反垄断法会让更多的经营者能够在更公平的环境里面竞争。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引导平台企业合理降低商户服务费’,这是从国家层面首次明确提出外卖平台企业要合理降费的问题,也是中国烹饪协会从去年疫情开始以来一直关注的行业突出问题,是协会积极向相关政府部门反映的企业诉求,以及持续寻求解决方案的突出问题。”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吴颖表示,平台服务费过高成为行业关注的问题,政府职能部门应对互联网平台出台加强外卖平台佣金管理的指导意见,并发挥行业协会作用,切实引导平台企业合理降低餐饮商户服务费,促进民生改善和经济发展。

  多家互联网企业承诺依法合规经营

  互联网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指出,要求平台经济领域对强迫商家进行“二选一”等问题进行全面自查、彻底整改。

  每日优鲜、美团、盒马鲜生等20多家企业公布了《依法合规经营承诺》:尊重平台内经营者自主选择权,不通过不合理限制等措施强制要求商户“二选一”,不利用技术手段等实施垄断协议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排除、限制市场竞争,依法履行经营者集中申报义务。不开展不正当竞争、价格违法和发布违法广告等行为。

  业内人士表示,反垄断方面的监管正在进入常态化,而“二选一”是其中一个重点整治的方向。无论从行政监管层面还是司法审判层面,都会有更多的案例和判例出现。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认为,作为互联网龙头企业,传统的惯性模式需要改变,尤其在反垄断的合规层面需要加强。“整个互联网商业逻辑也可能发生变化,之前实际上所有互联网企业发展到某个特定阶段就会形成垄断,然后再通过垄断追求高额利润,并以此提高估值。如果监管趋严,对这种商业模式应该是颠覆性的。”

  反垄断开启新篇章

  阿里巴巴收到天价罚单被认为开启了反垄断新篇章,其他互联网巨头将以此为标杆自发进行整改。那么,2021年“强监管期”下的反垄断工作将如何展开?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张工于今年初表示,将围绕“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等重点任务,坚持依法规范和支持规范健康发展并重、坚持监管执法和制度建设并重。“坚持治‘果’和治‘因’并重,对垄断之‘果’要依法加大监管执法的力度,同时,要更加注重源头治‘因’和过程治‘因’。”

  “平台经济创新发展需要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这一公共产品是市场自身无法提供的。维护市场秩序需要政府的有形之手,需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时建中认为,推动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不仅需要竞争和创新的良好互动,而且需要更好地实现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结合。适时启动反垄断执法,不仅可以有效制止垄断行为,恢复相关市场的竞争机制和秩序,维护和激发创新的动力和活力,保障消费者的利益,并且可以通过查办案件产生威慑和示范作用。

  除了全国层面的行政指导,浙江等地也开展了对平台经济的监管探索。如浙江在今年2月26日上线了全国首个平台经济数字化监管系统“浙江公平在线”。在最新版本中,“低于成本价销售”监测范围由5个平台扩大到8个平台,“纵向垄断协议”监测范围由3个平台扩大到7个平台;“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监测已通过改造全程电子化登记系统和年报系统,实现对新增股权变动的动态预警监测。

  中信证券分析认为,我国反垄断的监管重点在于垄断行为而非垄断地位,高额罚款亦是针对违法行为进行处罚。阿里巴巴一案落地后,预计其他互联网巨头将以此为标杆自发进行整改,除了强制“二选一”外,参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可能涵盖的行为或还将包括平台协调商家集体涨价、大数据杀熟、低价补贴等多个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