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信组件

版权所有:泉州市食品行业协会   闽ICP备14011719号  
地址:泉州市温陵路148号原粮食局7楼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泉州

关注公众号

最新热点

千亿风口已经结束?低温酸奶的下一步该怎么走
“刺客”事件后,千亿雪糕赛道该有哪些冷思考?
线上酒馆,是低度酒的新市场吗?
冰火两重天的火锅市场,向何处沸腾?
休闲食品市场日趋繁荣 加州巴旦木释放潜力

加快构筑“大豆为主 多油并举”新格局 首届中国粮油产业发展与安全峰会在京举办

  日前,由中国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会主办的首届中国粮油产业发展与安全峰会在北京召开。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尹成杰、中国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会会长张红宇、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副司长刘莉华、中国绿色食品中心主任张华荣、内蒙古自治区农牧科学院院长路战远、中国种子协会副会长马淑萍等业界领导专家和粮油企业代表200余人参会,围绕“稳供保安全,振兴畅循环”主题进行了深入研讨与交流。与会专家表示,要聚合多方力量共同破解粮食产业“卡脖子”问题,加快构筑“大豆为主,多油并举”新格局。此外,会上举行了粮油安全工作委员会的成立仪式,张红宇和中国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会粮油安全工作委员会主任李骥共同揭牌。

形成“多油并举”生产和供给结构

  尹成杰指出,解决大豆、食用植物油和蛋白饲料供给短缺问题,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重大任务。2020年,我国食用油料消费量达到1.7亿吨,大豆等农产品进口创历史新高,未来10年我国食用油料将继续维持产需偏紧格局。要防范大豆、食用植物油和蛋白饲料短缺的风险,以科技进步为支撑,牢牢掌握大豆、食用油和蛋白饲料生产的主动权,逐步提高食用油自给率,逐步改善供求状况。要以提高单产为突破口,打好新阶段大豆产业的“翻身仗”,加快大豆育种、栽培、植保、防险等关键环节科研攻关,创新大豆耕作模式,创建大豆产业带和示范区。尹成杰表示,要创新探索油莎豆等油料作物种植开发的路径、业态和模式,加快形成我国“大豆为主,多油并举”的新格局。

  尹成杰谈到,构建“大豆为主,多油并举”的产业格局有利于充分发挥我国大豆传统油料作物的优势,有利于解决和适应我国畜牧业发展对蛋白饲料的消费需求及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对食用植物油的消费需求,有利于优化结构特别是优化油料作物的种植结构。“未来的食用油和蛋白饲料供给,不能完全盯在一种油料上,要靠一种科学、优化的油料结构,来提高油料结构的整体功能。”他还提出,“应探索筛选一些‘不争地’的油料作物,即能够利用15亿亩边际性土地种植油料作物。建立一个以大豆为主,同时发展油菜、花生、油葵、油莎豆的油料作物的种植结构和产业结构,形成多种油料作物种植,多种食用植物油供给的‘多油并举’生产和供给结构,挖掘和发挥耕地资源的潜力。”

油莎豆可作为扩充油脂来源新途径

  对于“多油并举”这一发展思路,路战远表示认同。他指出,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和世界粮油安全格局新变化的形势下,要牢牢把握我国油料安全的主动权,把油莎豆产业作为扩充油脂来源的新途径。油莎豆是一种优质、高产和综合利用前景广阔的集粮、油、牧、饲于一体的经济作物,既是很好的油料作物,又是家畜的优良饲料。

  路战远坦言,“从目前来看,油莎豆品种极度缺乏,种质资源非常少。同时,油莎豆现有的装备结构、层次水平和质量的稳定性差距非常大,总体上处于‘能用但不好用’的状态。”他呼吁,要加快油莎豆品种培育、机械装备和产品研发,制定油莎豆适宜性产业发展规划,强化政策支持,加强市场培育,促进油莎豆产业有序发展、科学发展、稳步发展。

  李骥从资本的角度提出了对油莎豆产业未来发展的思考,“要加快推进社会资本助力解决粮油安全问题。要选准选好现代农业领域的投资方向,既要符合乡村振兴和产业兴旺的战略导向,又要瞄准农产品食品市场消费升级的需求。”李骥建议,把油莎豆产业作为新的投资机会,加快产业基金引入,重点支持育种、机械、投入品和产品研发等关键环节,大力发展油莎豆精深加工,建设油莎豆产业园示范区。

  大有数字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张长江特别提到,油莎豆是一种重要的新兴绿色经济作物,可作为国家粮油安全战略的重点发展品类之一。张长江认为,数字化时代,探索粮油产业的发展之路要从3方面推进:一要用现代农业的思想武装;二要用科技创新的手段支撑;三要走农业工业化的道路。

  中央财经大学供应链与运营管理系主任耿勇认为,在构建油莎豆供应链体系的过程中,还会遇到数字化等许多“卡脖子”问题。在他看来,数字化在供应链条中非常重要。未来,产业的发展需要IT技术服务企业、大数据公司参与进来。要重视包括政府的数字化、企业的数字化以及金融机构在内的数字化体系建设,形成多方协同。

从预防和减灾上发力保障粮食安全

  未来,我国粮食产业还存在哪些风险与挑战?如何从品牌建设上发力推动产业发展?与会专家从各自不同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刘莉华指出,我国粮食安全领域存在产品需求刚性增长与资源约束趋紧、农产品供求总量平衡与结构性紧缺、农业生产成本上升与比较效益下降、基础设施薄弱和自然灾害多发等多重风险挑战。“要从预防和减灾两个方向发力,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坚持常态减灾和非常态减灾相统一,努力实现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减灾转变,从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以应对自然灾害的风险挑战与国内生产的确定性来应对国际市场的不确定性。”刘莉华如是表示。

  “要积极发挥绿色食品的制度优势、标准优势、质量优势和品牌优势,助推粮油产业高质量发展。”张华荣从品牌建设的角度介绍了如何推动粮油产业高质量发展。他建议,一方面,要助推粮油产业绿色化发展,健全粮油绿色食品生产全过程的制度和标准体系;另一方面,要助推粮油产业标准化生产,实现粮油品质监测、过程控制、质量认证、标志管理的全过程标准化控制。“还要助推产业特色化竞争,打绿色牌、走特色路,改变粮油产品同质化、竞争力弱的问题。”

  种子是农业的“芯片”,是粮食产业发展的基础。马淑萍坦言,基础研究支撑能力不足、种企竞争力不强、种子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等,是我国种业发展的短板。她指出,对标“卡脖子”的关键领域,要加快种质资源普查,做到应查尽查、应收尽收。加快重大作物良种攻关,稳步推进生物育种产业发展,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做好新品种展示推广,力争用8—10年打一场种业“翻身仗”,使现代种业支撑现代农业发展,用种业安全进一步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供给。

  在大会的对话环节,行业专家和企业代表围绕粮油产业发展进行了深入探讨与交流。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国祥表示,我国农业面临的主要风险是饲料粮增加和食物营养消费带来的影响。“如果食物营养观念不断普及,加大开发营养餐,我国的食物风险整体会呈减少趋势。未来,要注重高质量发展或结构性变化,而不仅是局限于数量。”安徽燕之坊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治乾表示,在乡村振兴战略下,粮食产业的发展可以从树品牌切入。赤峰小米、长白山秋耳、中宁枸杞……这些绿色食品通过企业的采购和推广,逐步壮大。今后,这些区域共用品牌可以按照企业品牌的方式呈体系、有逻辑地加以打造。通过品牌建设、产品供应链的不断完善,会进一步串联起当地的优势资源,让这些农产品品牌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