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信组件

版权所有:泉州市食品行业协会   闽ICP备14011719号  
地址:泉州市温陵路148号原粮食局7楼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泉州

关注公众号

最新热点

鸿业纸品:抓管理 提效益 促发展
福建省泉州趣能科技辐照灭菌中心正式投入运营
渠道为王时代,零食企业迎来中场战事
品牌如何打造自己的超级文化符号?
回望健康食品2021:真伪需求碰撞,原料潜力爆发,健康焦虑吃出下一个万亿市场

福建永春复兴老醋产业,打造百亿醋都

“永春老醋”与山西老陈醋、镇江香醋和四川保宁醋被称为中国四大名醋,但相比其它名醋的市场占有率和影响力,永春老醋却偏安一隅,仅限于福建和部分海外市场。

近期,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从福建永春县的政府到民间,正在谋划一场重振永春老醋“雄风”的产业行动。

永春县夜景。本文图均为永春县融媒体中心 供图2020年12月29日,永春县“两会”期间,永春县人民政府县长吕建成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提到将大力发展香、醋、瓷三大百亿集群“有根”产业。为让永春老醋这个传统特色产业“脱胎换骨”,当地政府正大力吸引投资者和创业者,共同参与到这场醋产业的复兴行动。

“我们要先把永春老醋这块招牌重新树起来。”永春县委常委刘永强对澎湃新闻称,永春老醋是当地的重要产业和文化骄傲,曾被当地富裕人家视为居家“三宝”,后因各种局限未能做大市场,但永春老醋的酿造技艺和产品力仍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永春县政府的大力推动也引来投资者的参与。

“永春老醋价值被低估了,它的历史最悠久,技艺最古老,保留最原始的纯液态酿造和发酵工艺,采用最好微生物菌群发酵原材料,还要历经三年成酸、五年增香的生产周期。”泉州市人大代表、永春得壹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颜禧童称,伴随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要求,它定能在消费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我坚信永春老醋的酿造技术独特极具市场竞争力,所以才投资了几千万用于研发和生产。”颜禧童称。

2020年下半年,中国掀起了一场“中国醋都”争夺战。

去年11月6日,江苏镇江获得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审定和授予的“中国醋都·镇江”称号,曾一度在舆论场引发争议;山西老陈醋的故乡清徐县也奋起直追,同年12月30日,获得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和中轻食品工业管理中心联合授予的“中国醋都·清徐”称号,算是扳回一城。 这场“中国醋都”之争实则是品牌价值之争。 作为偏安一隅的永春也不甘落后,2020年12月12日,也获得中国食品工业协会授予的“中国红曲醋都”称号,以此凸显自身的产品特色。

“我们要进一步进行产业布局和参与市场竞争。”永春县政府一位政府官员对澎湃新闻称。

永春老醋以糯米为基本原料,永春老醋公司的工人在处理蒸熟的糯米。尴尬的“招牌”根据永春当地的史料记载,早在北宋初年,永春民间即开始酿造老醋,其酿造技术独特,选用糯米、高级红曲和特等芝麻等为原料,成为优良的调味品,当地民间的富有人家把老醋、久熟地、久六味视为居家“三宝”,家中一坛老醋,历经百年。 永春老醋工业化始于1953年,著名侨领尤扬祖先生回国定居,看见永春老醋独具特色,仍处各家自酿、未能形成规模的初级阶段,便立即投资创办永春酿造厂,吸取古代制醋工艺之精华,并以科学的方法进行酿制,形成了一定规模效应,1959年,永春老醋开始出口试销。

“文革”的特殊年代,永春老醋曾一度中断,直至上世纪80年代才重新恢复。 据人民网报道,1987年,永春老醋的产量达3550吨,其中农户传统酿造3154吨,工业化生产283.8吨,出口量达112.16吨。 上世纪90年代至今,永春老醋酿造进入正常发展轨道。30多年来,实现从过去以单家独院酿制为主向以工业化生产为主转变,永春老醋产品也远销欧美和东南亚。 相比山西老陈醋和镇江香醋的知名度和全国市场占有率,永春老醋只能受困于福建和部分海外市场。

据《福建日报》报道,福建市场年销售食醋约为10万吨左右,永春老醋年产量仅为2万吨,约70%销往闽南地区,30%销往省内其他地区,省外区域最多是点状销售,市场占有量低,造成“出得了国门,出不来闽南”的尴尬情况。

上述报道也指出,中国食醋年产量约为270万吨,排名前三位的江苏、山西等地的大型醋企年产量都在15万吨以上,福建省目前并无上万吨级的醋厂。

“生产周期和地理交通的局限性,让永春老醋难有突破。”颜禧童分析称,传统行业有较强的市场生命力,中国四大名醋中,永春老醋是唯一液态复式发酵酿造,这有别于山西老陈醋、镇江香醋、四川保宁醋的固态发酵方式。此外,永春老醋还严格按照红曲酒发酵30天以上、老醋陈酿3年以上的生产流程。

“永春老醋作为特色工艺和流派,它和北方食用醋的工艺完全不一样。”福建永春老醋醋业公司总工程师马应伦对澎湃新闻称,改革开放初期,山西老陈醋和镇江香醋均得到快速发展,而永春老醋受限于地理位置和酿造成本,未能及时占领市场,抢夺人们的味蕾。 “人的味觉是有习惯性的,一旦适应,很难接受别的味道。”马应伦说,永春老醋是用糯米和红曲做出来的食用醋,酿造技艺和成本远高于一般食用醋,由于工序复杂、生产周期长,因此造成永春老醋企业规模难以做大,“至今永春老醋的酿造企业不到10家,年产量仅有2万吨左右。”

“我们必须改变了。”永春县工信商务局局长廖志伟对澎湃新闻称,正因永春老醋产业此前长期处于“有特色没市场、有传承没创新、有历史没发展”的困境,才促使当地政府决心发展永春老醋产业, “这在政府和民间已形成了一定共识。”

永春老醋公司的工人们正在包装车间打包即将上市的老醋。产业“复兴”十年前,永春县已在谋划如何推动老醋产业向前发展。

根据永春县政府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永春县老醋的产量达到0.7万吨,产值0.51亿元,其中运用传统工艺酿造的老醋为2100吨,占社会总产量的30%,产值1530万元;利用现代工业化手段生产的老醋为4900吨,占社会总产量的70%,产值3570万元。2009年出口量达368吨,出口交货值达230万元。

很显然,这样的市场占有率与永春老醋的名声并不相称。

2011年11月14日,永春县人民政府印发了《永春老醋产业发展规划》,该规划由永春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担任课题指导,并由永春县各政府部门负责人担任编制组领导成员,形成了约2.5万字的规划,将永春老醋的历史、现状、方向和路径均进行详细规划。

由于当时的条件不成熟,上述规划并未能有效实施。

“可能由于本地企业增资扩容和外地投资者对市场持观望态度,才让规划无法有效。”廖志伟说。

2017年,永春县政府决定重启永春老醋产业的产业“复兴”计划。

据《人民政协报》报道称,2017年开始,永春县政协组成调研组,深入全县老醋企业、乡镇、部门,与企业负责人、生产技术骨干、主管部门交流讨论,详细分析老醋生产、经营、销售情况。

永春县政协委员也发挥各自优势,到全国醋产业主要产区调研,就推动永春老醋产业发展广泛征求意见,为专题协商做好准备。

颜禧童担任了多年的永春县政协常委,但那一年他恰好被选为泉州市人大代表,因此以特邀身份参与调研全国醋产业的发展状况。

“我专程到山西太原、四川阆中和江苏镇江走了一趟,走访了50多家企业,撰写了约5000字的市场调研报告,在这份报告里,我也特别提出了关于永春老醋产业如何走出困境、如何发展的措施和建议。”颜禧童称。

2018年7月,永春县政府、县政协召开“推动永春老醋产业发展”的专题协商。在这次协商中,参会的政协委员、醋企代表根据自己的调研思考和企业实际发展情况,从产业集群、品牌营销、政策扶持、招商引资、科技创新和产业园建设,进行全方位“问诊把脉”。

这一年恰好也是永春老醋产业发展转型升级的关键时刻,永春县政府把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建议转化为具体措施。

2018年12月5日,永春县人民政府出台《关于促进永春老醋产业加快发展的十条措施》,此举目的很明确——加快形成永春老醋产业“集聚效应”。

永春县政府给予相当大扶持力度,通过给予经营贡献奖励;建设老醋工业园区,给予入驻企业按照建筑面积补贴;鼓励技术改造,按照项目设备投给予补助;支持发展智能制造,给予醋企实施“机器换工”、数控技术、智能装备应用、智能服务等智能化改造项目给予补助;鼓励开发新产品,对企业用于新产品研发费用给予补贴等。

“我们通过扶持补贴企业,聘请明星直播带货,举办工业设计大赛等组合拳方式,多角度推动永春老醋的发展。”廖志伟称,为进一步打响永春老醋的知名度,当地政府还支持醋企设立品牌门店、旗舰店和连锁店,乃至于进驻大型商超,或者开拓网络销售渠道,凡是有利于“永春老醋”品牌举措均会予以支持。

资本与创业

2020年12月12日,首届“中国红曲醋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在永春县举行,期间,中国食品工业协会授予“中国红曲醋都”称号。

这是永春县政府推动老醋产业快速转型升级和扩大影响力的必要动作。

“首先要形成一个总体的产业气氛。”刘永强称,当前永春老醋还是以福建市场和部分海外市场为主,想要有所作为,作为政府主要是构建平台,须通过招商引资引入企业和资本,一起实现永春老醋的品质、产能和销售全面提升。

嗅到商业机会的跨界资本来了。

七匹狼控股集团旗下控股的香港上市公司——厦门百应融资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已全资控股永春一家醋厂——福建永春侨新老醋有限责任公司,按照规划,将建成生产和文创相结合的观光工厂。准备凭借资本力量扩大产能。

“以前每年做1万吨,现在有了资本加持,准备扩至5万吨左右。”刘永强称,永春县政府也推动传统老醋企增资扩营,抢占市场。

“只有抢占了市场,才能最终实现市场占有率和商业价值。”刘永强称。

在永春县政府的推动号召之下,永春的当地资本也已蓄势待发。

颜禧童是永春本地人,他一直从事生物农业,经营很顺利,实现了原始财富积累,此前为了撰写永春老醋的调研报告,他走访了全国50多家酿醋企业,调研过程中也发现永春老醋的价值。

以前,他每年都会以永春老醋作为礼品送朋友,原本以为是很平常的礼物,没想到朋友都异常喜欢。

“我判断它将有更好的产品和市场价值。”颜禧童称,这说明永春老醋“走不出去”不是产品问题,而是当地产能和市场跟不上,而那次全国调研更促使他下决心投资老醋企业。

2018年,他借投资成立得壹醋业公司之际,全国走访高校和科研院所,期待获得更多技术支持,最终他决定和福建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食品发酵国家工程中心合作,引入现代前沿科技来优化传统酿造技艺。

按照永春老醋三年成酸出产的规律,他所在公司预计今年10月份即可产出,年产能有望达到2万吨。

“我准备把永春老醋当成事业来做,哪怕前期投入多一点都没什么。”颜禧童称。

伴随永春县政府的大力推动老醋产业,也吸引了部分年轻创业者。

余燕珍就是一位年轻的创业者,生于永春县桃城镇,她家附近就有一间老醋酿造厂,因此从小闻着醋香长大,对永春老醋有着独特的人生记忆。

前几年,她看见永春县大力发展老醋产业,敏锐地感觉到机会的到来,很快在永春县城老醋酿造厂附近开了两家老醋食品店,专卖手工制作的醋鸡爪、醋鸭爪、醋蛋,醋豆和醋花生等衍生食品。

2019年,她参加永春县青年创业第一届大赛,由她制作的醋猪脚荣获三等奖。

近期,她又在永春县工业区租下1200平方米生产车间,注册成立了一家食品企业,开始规范化生产以醋为中心的衍生食品,并着手开发和生产老醋酱菜、老醋酸笋、麻笋酱、闽南外婆菜、果醋酱和老醋冰淇淋,走上了一条规模化生产道路。

作为一名年轻创业者,余燕珍知道如何用现代文创手段包装永春传统技艺新的文化价值,她的老醋产品包装几乎都用漫画来体现永春当地的文化符号和地标——留安塔、白鹤拳和东关桥。

从销售方式上,她也会有效结合线上和线下两个销售渠道,亲自上阵当“网红”带货,并开通微商平台,销售老醋衍生产品。

不仅在永春县城和工业园涌现了一批老醋的投资者和创业者,当地部分有酿醋传统的乡村也参与了进来。

永春县岵山镇铺下村曾有酿醋传统,近年该村准备以特色醋产业为基础,并用“组织引领+公司带动+技术能人+农户共享”的合作模式,走出一条新时代农村的发展道路。

“以前村民在家里都有酿醋,上世纪60、70年代连饭都吃不饱,所以很多人都不做了,近两年看见政府下决心振兴永春老醋,我们村集体也决定重新把老技艺恢复起来。”永春岵山镇铺下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陈少芳对澎湃新闻称。

目前,由村集体统一成立一家永春老醋的酿造企业,负责公司运营管理,交由技术能人及农户负责生产酿造,最终由零散家庭酿醋自销变为公司规模生产销售。

“我们希望让传统农民变成新型的产业农民。”陈少芳说,她还想把永春老醋酿造技艺和乡村旅游相结合,提高铺下村老醋文化的品牌影响力。

“我们不走工业化的酿造技艺,完全按照传统和古法酿造,所以适合开发乡村旅游。”陈少芳说,铺下村正在建设老醋文化体验馆,包括通过老醋文化墙、酿醋工艺长廊和醋吧休闲区的建设,打造集醋文化展示、醋工艺参观、醋产品体验和醋销售定制于一体的文化体验区。

“听说很多在外面的乡贤也想要回来搞老醋,这足以说明大家都看好它。“陈少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