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信组件

版权所有:泉州市食品行业协会   闽ICP备14011719号  
地址:泉州市温陵路148号原粮食局7楼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泉州

关注公众号

最新热点

华宝明祥:做精做细海洋食品抢占海外市场
八马茶业王文礼:传承、颠覆与领航,让中国茶品牌走向世界
应对消费用户购物方式变化 零售商超调整策略抢抓送货到家机遇
白酒新国标发威 行业透明度提升 产品品质升级加速
非“肠”食机谁能抓住?

加大互联网反垄断监管 推进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

  市场经济越发展,公平竞争就越重要。当前,我国市场主体总量已突破1.5亿户,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对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实现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要意义更加凸显。11月18日,国家反垄断局在北京正式挂牌。这意味着,我国反垄断体制机制得到进一步完善,纠偏市场秩序,保证市场经济秩序的公平、公证,保护中小企业以及经营者、消费者的利益,将是未来反垄断监管重点

“二选一”等互联网企业垄断行为遭重罚

  去年12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历时4个月调查后,阿里巴巴被罚182.28亿元。这一数额刷新了中国反垄断行政处罚纪录,几乎是此前中国境内反垄断最高罚单的3倍,相当于阿里巴巴2019年中国境内总销售额4557亿元的4%。之后,针对互联网企业的监管越来越严。

  今年7月7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互联网领域二十二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涉及滴滴、阿里、腾讯、苏宁、美团等公司,对涉案企业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

  10月8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美团在中国境内网络餐饮外卖平台服务市场实施“二选一”垄断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美团停止违法行为,全额退还独家合作保证金12.89亿元,并处以其2020年中国境内销售额1147.48亿元3%的罚款,合计34.42亿元。

  监管力度之大,速度之快,效率之高,让互联网企业开始意识到合规的重要性,也意味着互联网巨头想要靠规模优势碾压竞争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反垄断体制机制进一步完善

  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教授崔丽丽认为,国家反垄断局成立后,我国针对市场垄断的监管将进入到新的阶段,“尤其是涉及投资收购、并购,以及高科技类、特种行业等相关的领域,反垄断职能行使已显现新的变化”。

  据了解,早在国家反垄断局成立之前,2018年的国务院机构改革中就将原先分别由商务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承担的反垄断执法工作统一归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成为专门负责反垄断执法的机构。时隔3年后,国家反垄断局的成立,体现了国家对反垄断体制机制的进一步完善,将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切实规范市场竞争行为,促进建设强大国内市场,为各类市场主体投资兴业、规范健康发展营造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良好竞争环境。

  同济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旭认为,“三合一”调整后,最积极的变化体现在配套规则上,以前是三个部委颁布配套规则,后统一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颁布,基本上对主要的配套规则都进行了重新修订和更名,对统一执法尺度会有帮助,并为后续强化反垄断创造条件,提高落实政策的效率。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张工在今年10月下旬谈到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时表示,2018年以来,查处垄断案件345件、不正当竞争案件3.7万件,有力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谈到下一步安排,张工表示,除了着力完善公平竞争制度、着力加强竞争监管执法,还要着力健全监管体系,其中包括加快构建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监管体系。

  新上任的国家反垄断局局长甘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将加强竞争监管执法,进一步保护公平竞争持续规范数字经济、科技创新、信息安全、民生保障等重点领域竞争行为,严格依法查处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垄断行为,以公正监管促进公平竞争。依法加强民生、金融、科技、传媒等领域经营者集中的审查,防止“掐尖式并购”,推动形成大中小企业良性互动、协同发展良好格局。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竞争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先林表示,在我国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强化反垄断是必然的趋势,“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要实现由‘大’到‘强’和创新驱动的高质量发展,对市场公平竞争的需求比任何时候都更为强烈”。

  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研究所所长张钦昱认为,垄断行为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国家反垄断局的行政升格,是我国市场经济走向成熟的反映。纠偏市场秩序,保证市场经济秩序的公平、公证,保护中小企业以及经营者、消费者的利益,这是未来国家反垄断局的工作重点。

互联网仍是今后反垄断监管重点

  近年来,全球平台和互联网技术的反垄断变得更加严格。欧盟采取了严格的法规,先后出台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等法案,但由于欧盟缺乏大型平台和数字技术企业,被怀疑是“平台反垄断保护主义”。因此,欧盟对平台技术企业的严格反垄断不会直接损害本土企业的发展。

  美国采取审慎监管,强调推动反垄断创新,注重实践中的法律经济学分析方法,广泛运用和解制度,先后出台《停止平台垄断法》《平台竞争与机会法》等。值得关注的是,美国目前对科技和互联网公司的反垄断特别强调保护和促进创新。

  以反垄断法为基础的中国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指南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互联网平台不是法外之地。近来,从顶层政策到行业案例,强化反垄断的行动持续加强。

  早在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今年3月,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再次强调优化监管框架,实现事前事中事后全链条监管,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今年4月,全国市场监管系统反垄断工作会议也强调,2021年是反垄断工作“大年”。8月底,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关于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的意见》,要求加大反垄断监管力度。

  业界认为,未来互联网行业仍是反垄断工作重点之一。在刘旭看来,互联网行业的反垄断监管在全球都非常受重视,“我国互联网行业的并购在过去10年很常见,但以前基本上没有对这些并购进行反垄断审查,现在大量互联网行业未依法申报的经营者集中需要事后审查,监管压力是很大的。”

  张钦昱表示,目前,反垄断法还在修订阶段,尚不具备强制执行力,也有诸多指导性文件、指南需要强有力的配套监管,因此,国家反垄断局未来会在应对资本无序扩张方面、规范竞争秩序方面,加大执法强度和力度。

  业界表示,一个好的反垄断政策有利于开辟互联网和技术应用的新蓝海市场,提高互联网和技术产业的创新活力,有望推动互联网平台产业整体创新发展。适度反垄断还可以促进数据流动、交易和共享,有助于整个国民经济特别是实体经济的创新和高质量发展。